双色球红球除3余数图
欄目導航
熱點新聞

專訪國際紅會代表:希望大家能夠認可中國紅會努力背后的決心

作者:管理員  來源:人民網 發布時間:2013年05月08日
 

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東亞代表處主任范馬丁(Martin Faller)

 

   人民網北京58電(記者 李葉)今天,是第六十六個世界紅十字日,今年主題為“150年人道行動(150 Years of Humanitarian Action)”。人民網記者昨日專訪了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東亞代表處主任范馬丁(Martin Faller)。就紅十字運動150周年的意義,中國紅十字會遭受的信任危機,及其在蘆山地震中的救災表現,范馬丁發表了看法。

   范馬丁表示,今年是紅十字運動起源150周年,因此今年的世界紅十字日有特殊的意義。不僅僅是58當天,接下來幾個月都將有一系列慶祝活動,包括一些特別的展出。范馬丁認為,人們應該看到中國紅十字會歷年來在救災行動和社會救助中開展了很多專注并且專業的工作,特別是他們對受災地區脆弱群體以及社會中弱勢群體的幫助。所有的這些努力和工作成果如果完全被批評浪潮掩蓋,那將是很大的遺憾。

今年是紅十字運動起源150周年

記者:今年世界紅十字日主題為“150年人道行動”,為什么要定這個主題?圍繞這個主題,將舉辦什么重要活動?

范馬丁:58日是國際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日歷上最重要的日子。這一天,我們舉行活動傳播慶祝我們的人道理念。每個國家的紅會都會有自己的方式慶祝這一天,例如宣傳、演出或其他形式的活動。盡管形式不同,一個共同主題是突出紅十字志愿者所起的關鍵作用。我們在全球有接近1300萬名活躍的志愿者,他們直接在各個社區開展紅十字運動的主要工作,是各個國家紅會的核心。是他們讓我們與其他的人道組織有所不同。

今年是紅十字運動起源150周年,因此今年的世界紅十字日有特殊的意義。不僅僅是58日當天,接下來幾個月都將有一系列慶祝活動,包括一些特別的展出。世界上一半的紅十字志愿者是年輕人。因此很多活動會突出青少年志愿者的工作和作用。中國紅十字會也正在舉辦不同的青少年紅十字活動,我們(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的工作人員也應邀參加了一些。我們想傳遞這樣一個訊息: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是一個國際運動,中國紅十字會是其中的一部分,這非常重要。

國際紅會將繼續為蘆山地震受災民眾提供各種幫助

記者: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東亞代表處下一步在中國有什么重大工作安排?

范馬丁:現階段,我們會繼續在能力范圍內為蘆山地震受災民眾提供各種幫助。我們已經用救災應急基金購買并發放了一批家庭包和衛生包。隨著救災轉向恢復和重建階段,我們希望能夠繼續提供相應的支持。日常情況下,我們將繼續支持中國紅十字會實施一些不同領域的項目,比如健康、減災、生計項目等。盡管規模不大,但我們希望與中國紅十字會密切合作,逐漸將這些項目復制和擴展開來。

中國紅十字會是國際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重要成員

記者:國際紅十字會和中國紅十字會是什么關系?國際紅十字會北京代表處日常會以何種方式參與中國紅十字會的工作?

范馬丁:首先要說明的是并不存在“國際紅十字會”這樣一個組織。“國際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包括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IFRC),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和187個國家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以下簡稱國家紅會)。 這187個國家紅會包括中國紅十字會,他們都是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成員。中國紅十字會的地位得到了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和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完全認可。有關“中國紅十字會不是國際紅十字運動成員”的說法是完全錯誤的。中國紅十字會是國際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的一員,也是重要的一員。我們與中國紅十字會之間有著緊密聯系。作為一個成員組織,我們為成員提供支持,確定戰略方向,尤其重要的是在災害發生時幫助國家紅會協調國際救援,但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對國家紅會并不存在管理關系。

我們在不同領域支持中國紅十字會的工作,包括健康衛生、災害管理、可持續發展、媒體傳播和組織發展。我們的工作人員會定期與中國紅十字會人員在以上工作領域開展協調工作。當然,作為東亞代表處主任,我也定期與中國紅十字會領導會面、協調并開展工作。

中國紅十字會與其他國家紅會有很多共同之處

記者:中國紅十字會的組織結構模式和運行模式在國際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大家庭中,屬于特殊類型嗎?

范馬丁:因為不同的政治體制、社會制度和歷史原因,我們的國際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包含了不同類型的國家紅會。每個國家的紅會都是結合自身環境開展工作。因此我們既有“中國特色”的國家紅會,也有“德國特色”的國家紅會。但是在基礎的事務上,中國紅十字會與其他國家紅會有很多共同之處。

中國紅十字會的努力如果完全被批評浪潮掩蓋,那將是很大的遺憾

記者:您如何看待中國紅十字會這幾年遭遇的信任風波?你們和中國紅十字會溝通過這個事情嗎?

范馬丁:人們應該看到中國紅十字會在救災行動和社會救助中開展了很多專注并且專業的工作,特別是他們對受災地區脆弱群體以及社會中弱勢群體的幫助。所有的這些努力和工作成果如果完全被批評浪潮掩蓋,那將是很大的遺憾。中國紅十字會已經開始了重要改革來提升管理水平,提高透明度和加強問責機制。例如,他們發布捐款使用情況的詳細信息,積極公開回應大家的所有質詢,努力改進公眾提出的工作欠缺。這些行動都是在朝更好的方向努力。我希望大家能夠認可這些努力背后的決心。

其他國家紅會也遇到過信任危機并重塑公信力

記者:出現信任危機后,中國紅十字會也在通過各種方式積極謀求贏回聲譽,但目前看來效果不大。據您了解,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紅十字會組織是否也遭遇過類似窘況?對中國紅十字會擺脫信任危機您有什么意見和建議?

范馬丁:在許多國家紅會中,也遇到過類似情況,也需要努力重建公信力。我相信其中一些國家紅會已經與中國紅十字會分享過如何擺脫信任危機的做法和經驗。但中國紅會面臨的情況也有與其他國家不同地方,例如社交媒體環境。而且每個國家的公眾對不同事件的反應也有所不同。

中國紅十字會重獲公眾信任是一個漸進過程

記者:中國紅十字會邀請社會名流成立了中國紅十字會社會監督委員會,國際紅十字會組織成員是否也有類似組織?您如何評價社會監督委員會?

范馬丁:像中國紅十字會社會監督委員會這樣的組織在其他國家紅會肯定是存在的,特別是面對危機,需要重獲公眾信任的時候。有的國家,不是專門成立一個委員會,而是原有的一些機構行使監督職責。

當公眾提出各種針對中國紅十字會的質詢時,社會監督委員會做了很多重要的調查工作。相信這種方法和過程會有助于中國紅十字會重新獲得公眾的信任。重獲公眾信任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不是朝夕之間就能完成的。但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紅十字會管理層進行改革的決心。在此過程中我們會盡全力提供更多的技術支持。

中國紅十字會在災難面前開展的各項工作顯示其進步

記者:您如何評價中國紅十字會針對蘆山地震的工作表現?

范馬丁:蘆山地震后,中國紅十字會反應迅速,立即向災區派出了25支應急救援隊,超過400名工作人員和志愿者進行搜救和緊急醫療救助,并分發了幾千頂帳篷、棉被、夾克衫和上萬件食品、水、藥物和其他救災物品。

中國紅十字會的各項工作,顯示了汶川地震后五年內他們在救災工作上取得的各項進步。各種專業的救援能力得到了發展。例如,2008年汶川地震中,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派出了很多支專業的國際救援隊伍。中國紅十字會在這個基礎上建立了自己的專業救援隊伍。他們也開展了新的專業行動,例如心理撫慰工作。未來他們還會繼續開展恢復和重建項目。

人民網網友參與監督紅會工作是一種創新

記者:蘆山地震后,中國紅十字會緊急采購2000萬元糧食、油、衛生用品,用于援助蘆山地震受災群眾。這是蘆山地震后,中國紅十字會第一次大額現金開支。對此次工作,人民網公開征集了三名網友參與監督,他們目前正在四川災區開展工作,中國紅十字會也非常配合。您如何評價這種來自民間的監督模式?

范馬丁:這種來自民間的監督是一種創新的、有建設性的方式。我們相信這種方式有助于中國紅十字會重建公信力,而且可以作為一個很好的范例推廣到其他國家紅會。

對趙白鴿和她的團隊有足夠信心

記者:您如何評價趙白鴿?

范馬丁:我覺得不該由我來評價趙白鴿會長,應該是她來評價我的工作才對。但是我想說的是作為一個非常有活力、非常能干的領導,她正在推動中國紅十字會進行重要改革。我們對她和她的團隊有足夠的信心。

記者:從國際紅十字會的角度,如何評價中國紅十字會這兩年的整體工作?對中國紅十字會下一步的工作有什么具體建議?

范馬丁:中國紅十字最近幾年在透明度和問責機制建設上取得了重要進步。當然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項目活動方面,中國紅十字會在志愿者管理、青少年工作上都有長足的發展。社區項目也從原來各自獨立的項目到現在整體規劃、協同發展。針對于不同需求的群體開展不同的服務,比如留守兒童關愛活動。這些管理結構、管理方式上的調整是整個組織發展的基石。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些是其重要改革的良好開端。

媒體和民眾應將中國紅會救災事實和質疑區分開來

記者:現在很多中國媒體、中國民眾都在關注中國紅十字會,您對他們有沒有想說的?

范馬丁:像我之前提到的,人們應該看到中國紅十字會在救災行動和社會救助中對有需要的人進行的幫助,并且把事實和質疑區分開來。我們定期與中國紅十字會的人員溝通、開展工作,了解這個機構里有很多有責任心、有能力的工作人員。中國的人道主義事業正在經歷一場變革。我們相信中國紅十字會,基于自身豐富的經驗,能夠在其中發揮重要作用,與其他社會機構和民間組織一起更好地服務社會。

 

資料背景:

1、各國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家紅會)

全球目前共有 187個國家紅會(塞浦路斯紅十字會已經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認證,還未加入國際聯合會)。國家紅會是其本國政府人道工作領域的輔助機構,開展災害救援、衛生和社會服務等活動。在戰爭期間,各國紅會可援助平民,可為武裝部隊提供醫療支持。國家紅會必須首先得到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基于一系列認可條件的承認,才能成為運動的一部分。得到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認可后,國家紅會可加入各國紅會的聯盟組織——國際聯合會。

2、國家紅會、IFRCICRC之間的關系

國家紅會的身份須經過ICRC認證,經認證后加入IFRC。但三者之間并沒有任何隸屬關系。

在緊急情況下,為了更好的協調整個運動的資源,提高救援效率,國家紅會、IFRCICRC簽訂了塞維利亞協議(199711月),三個組成部分在不同的情況分別起主導作用:在戰爭或武裝沖突中,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起主導作用;在自然災害中,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起主導作用;在一些特殊情況下,國家紅會起主導協調作用;在既有戰爭或武裝沖突,又有自然災害的情況中,一般由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主導協調。

3、“國際紅十字會”

很多時候在新聞媒體報道中聽到“國際紅十字會”這個名詞,但這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一般是指“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或是“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IFRC),視情況而定。一般在戰爭、武裝沖突時,是指ICRC,而在和平地區災害救援時多是指IFRC。但并沒有一個機構正式名稱叫作“國際紅十字會”